硅胶娃娃体验馆构成犯罪吗?

日期:2020-11-16

硅胶娃娃,一种仿真人成人用品。成人娃娃体验馆的出现,给个性相对含蓄、保守的国人带来了相当新奇的感受。众说纷纭,引发大家讨论。用“平地一声惊雷”来形容此事件的出现,并不为过。

对成人娃娃体验馆运营方而言,创新的把这种商业模式落地运营,除了要考虑商业风险,考虑我们社会对成人情趣用品的接受度,更要关注此项生意可能涉嫌的法律风险,尤其是刑事风险。

首先,因为直接与性活动有关,大家很关心,“共享娃娃”,是否涉嫌卖淫嫖娼?

什么是卖淫嫖娼?

卖淫嫖娼(Prostitution)是指不特定的同性之间或者异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性关系(不包括推油等按摩服务)(包括阴道交、口淫、手淫、肛交等)的行为。卖淫、嫖娼在我国受到法律的禁止,属于违法行为。

处罚编辑

公安机关对卖淫嫖娼人员实施处罚,必须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严禁以罚款代替刑罚、劳动教养、收容教育和行政拘留。公安机关对卖淫嫖娼人员进行处理时,按照以下量罚基准执行:对卖淫嫖娼者,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0元以下罚款;对具有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卖淫嫖娼、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初次卖淫嫖娼、因生活所迫初次卖淫等属于“情节较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对卖淫嫖娼人员,只能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对具有已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人员多次卖淫嫖娼、18周岁以上人员卖淫嫖娼2次以上等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收容教育;因卖淫嫖娼被公安机关处理后又卖淫嫖娼的,实行劳动教养(劳动教养在我国已废除),并由公安机关处5000元以下罚款。对应当给予行政拘留处罚,但因具有怀孕或者哺乳自己不满1周岁婴儿,以及70周岁以上人员实施卖淫嫖娼等情形的,不执行行政拘留处罚。

公安机关调查取证时,应注意尊重和保护当事人的人格权、隐私权。对查获的卖淫嫖娼人员,应当强制进行性病检查。对患有性病的,进行强制治疗。

客观要件编辑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组织、策划、指挥他人卖淫的行为。

组织,是指发起、建立卖淫集团或卖淫窝点,将分散的卖淫行为进行集中和控制,并在其中起组织作用的行为。例如,将分散的卖淫人员串联组合成一个比较固定的卖淫集团,将咖啡厅、歌舞厅、饭店、旅店、出租汽车等组织成为卖淫或者变相卖淫的场所,等等,即属于比较常见的组织卖淫行为。

策划,是指为组织卖淫活动进行谋划布置、制定计划的行为。如为组织卖淫集团制定计划、拟订具体方案、物色卖淫妇女的行为,以及为建立卖淫窝点而进行的选择时间、地点、设计伪装现场等行为。策划行为是为组织犯的重要参谋决策行为,对于完成特定的犯罪具有重要的作用,因而是一种重要的广义的组织行为。

指挥,是指行为人在实施组织他人卖淫活动中起领导、指挥作用,如实际指挥、命令、调度卖淫活动的具体实施等。指挥是直接实施策划方案、执行组织者意图的实行行为,对于具体施行组织卖淫活动往往具有直接的决定作用。

上述组织、策划、指挥三种行为,都是组织卖淫的行为,都具有明显的组织性,行为人只要具备其中一种或者数种行为,就可认定其实施了组织卖淫行为。

组织他人卖淫的具体手段,主要是招募、雇佣、强迫、引诱、容留等手段。

招募,是指将自愿卖淫者招集或者募集到卖淫集团或者其他卖淫组织之内进行卖淫活动的行为。雇佣,是指以出资为条件雇佣自愿卖淫者参加卖淫集团或者其他有组织的卖淫活动。强迫,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或者迫使不愿卖淫者或者不愿参加卖淫组织者而使其参加卖淫集团以及其他卖淫组织,强迫不愿卖淫者进行有组织的卖淫活动。引诱,是指以金钱、财物、色相等为诱饵,诱使他人参加卖淫集团或者其他卖淫组织,或者诱使他人参加其他有组织的卖淫活动。容留,是指容纳、收留自愿卖淫者参加卖淫集团或者其他卖淫组织,或者参加有组织的卖淫活动。

上述五种具体的手段,可以是同时交叉使用,也可以是只使用其中一种或者数种,都不影响本罪的成立

此共享的仿真娃娃就是一种成人用品,一种玩具。娃娃体验馆,是消费者与娃娃之间的互动。而我们法律规定的卖淫嫖娼,规制的是自然人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故向消费者提供成人娃娃体验的经营方式,说到底,就是人与情趣玩具之间的活动,显然不涉嫌卖淫嫖娼。

虽然创新的提供“成人娃娃”的商业模式不涉嫌卖淫嫖娼,仅在道德领域的灰色地带里充满争议,但并不意味着这项运作的过程中没有其他的法律风险。

 从新闻中看到,陆续有多家公司进入这个“新奇”行业,但并非每一个店家都能顺风顺水。其中就有店家被当地工商局勒令关门的情形,原因在于体验馆“涉嫌超范围经营及擅自变更核准登记事项”。

因此,从商业角度而言,当你的店说提供的经验范围为“成人情趣用品销售”时,你或许就老老实实的销售这些引入各种遐想的成人娃娃就好,如果在销售基础上打“擦边球”提供“体验服务”,这明显是突破了经营界限的。

而另一方面,作为“共享经济”的新的理解和新的发展,将“共享”的思维切入为“不能和爱人欢愉”的庞大的群体,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形下为其提供解决生理需要的“刚需服务”,“出租成人娃娃”,显然又属于这个时代的新尝试和新商业模式。

店家提供成人娃娃体验服务,走的是一种有偿商业模式。为了给顾客提供更好的体验,强化消费者与“成人娃娃”之间的快乐体验,有的店家想的更多,走的更远,动用了高科技的手段,提供AR视频“助兴”。表面上看这是非常“聪明的留客手段”,实际上可能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特别需要警惕。

“共享成人娃娃”这一现象的出现,引发众多争议,有其合理的地方,但只要不突破法律界限,即便在我们传统的道德风尚里显得“辣眼睛”,或许有一天会变成再正常不过的商业存在。

 

本文地址:http://www.law001.com.cnn4312c3.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admin |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
    内容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