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强奸幼女怎么定罪量刑?

日期:2015-09-08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杨某,曾用名杨某梁,男, 2012年4月27日5时许,被告人杨某在浙江省××县××街道将上学途中的被害人张某某(女,时年11岁)诱骗上其驾驶的货车,然后以送张某某上学为由,将张某某骗至××县××镇×××大道附近桑树地予以奸淫。

  2012年5月23日7时许,被告人杨某在重庆市万州区××小学附近,对上学途中的被害人何某某(女,时年7岁)谎称何某某的母亲出了车祸,将何某某诱骗至万州区××大道附近一窝棚内予以奸淫。

  2012年5月28日7时许,被告人杨某在重庆市万州区×××对上学途中的被害人罗某某(女,时年9岁)谎称自己是××小学的教师,以让罗某某帮忙拿表册为由,将罗某某诱骗至万州区××街道办事处××村×组×号的一废弃房屋内予以奸淫。

  被告人杨某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杨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刑事律师解析:

  被告人杨某对三名不满14周岁的幼女实施奸淫,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应从重处罚。杨某曾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从重处罚。

  本案被告人杨某在本案之前曾三次被判刑,其中最近两次均系奸淫幼女犯罪。杨某2005年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2011年11月12日刑满释放后不到半年又实施奸淫幼女犯罪。杨某的行为实际上是累犯中的“常习犯”,也就是在较长时间内反复多次实施某种犯罪。性犯罪尤其是针对未成年人实施的性侵害犯罪中,“常习犯”的人身危险性要大于普通犯罪人。杨某在供述中也称明知强奸幼女是犯罪行为,但控制不住自己去找未成年人实施强奸的冲动,这表明杨某的人身危险性和再犯可能性都远大于普通性侵害未成年犯罪者。

  《性侵意见》第25条从七个方面列举了对性侵害未成年人被告人量刑时应从严把握的情节。尽管本案系在《性侵意见》出台之前审结,但从评论的角度来看,被告人杨某奸淫幼女具有如下从重处罚情节:(l)杨某奸淫幼女三人,已构成强奸罪加重处罚情节;(2)杨某系累犯,应从重处罚;(3)三名被害人均系不满12周岁,最小的被害人时年仅7周岁,受性侵害后三名被害人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自我封闭、厌学等情况,身心受到极大创伤;(4)杨某的犯罪行为在当地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一段时期内很多未成年女学生的家长都要亲自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严重影响了当地群众的安全感。综合这些主客观情节,被告人杨某的奸淫幼女行为情节特别恶劣,且杨某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依法应当适用死刑。一审法院考虑杨某能如实供述罪行,认罪态度较好,及罪行的严重程度相较于应当适用死刑立即执行的情形略小一些,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同时适用限制减刑。从贯彻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以及实现刑法特殊预防的目的角度考虑,强奸罪辩护律师认为该判决是适当的,既体现了对奸淫幼女犯罪从严惩治的态度,又贯彻了“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

本文地址:http://www.law001.com.cnn137c12.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admin |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
    内容分类